您所在的位置:
【1623班赵安玲】 我爱我家乡

我的家乡是响水。响水的历史虽然不长,但人杰地灵,《西游记》中“东海龙官”、“二郎神庙”均以响水开山岛上的景观为原型;古淮河入海口“云梯关”曾让龚自珍感叹:“云梯关外茫茫路,一夜吟魂万里愁”。

我爱我的家乡,四季静美。

      春风十里灌江畔。我嗅着春天的气息,深深地呼吸着甜润的空气,沿着灌江河畔悠闲地漫步。从我脚尖方向一路延伸的古朴的小方砖里总是冒出嫩绿的草儿,等到仲春时有种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之感。河岸两旁随处见柳,从谷雨的吐翠蓬茸再到小满的万条垂下绿丝绦,一切不过是瞬息之间,往往来不及反应便被这霎时的春色恍惚迷离。往深处行走,见到歇脚处的亭台,它在这一片水木清华的风景里经由了多少岁月的风风雨雨呢?青色的藤蔓调皮地爬上亭柱,留下淡紫色的星星点点的喇叭花儿来点缀。我凝望着江面,薄雾弥漫,微带寒意,缥缈缭绕。有时我会将面包揉成屑洒在江面上,鲈鱼儿感受到动静,纷纷探出水面翻腾着挟走食物。雾逐渐散去,一道微弱的金光落下,映照着江河表里,灿烂辉煌。

      绿树阴浓夏日长。每到暑假我会住在外婆家,小桥流水人家总是深深地吸引我,让我麻木了的心绪如行云般流水般复苏。蓝天之下,绿树成荫,蝉鸣不断,蜻蜓飞舞,有种范成大“一晴方觉夏深”的感受。外婆常去地里摘新鲜的甜瓜,几刀子下去,咔嚓有声,香气四溢,配上一杯冷茶坐在树下纳凉,很是满足了。外婆家门前还栽种着两株桃树,没有熟透的桃子是青色的,削开皮看见那白白的果肉,轻轻地咬上一口,会感到又苦又酸;快熟了的桃子是青里透红,甜丝丝的、脆脆的;熟透了的桃子咬一口,清甜的汁水一涌而出。盛夏时节,吃一口蜜桃,倦意便会扫光。

     落叶满阶红不扫。秋的气息,在雨后的某一个瞬间,伴着一些淡淡的愁思,袅袅地升起来了。满城种着枫树。我走在黄河路上,昨夜的凉风无情地把枫叶吹落一地,零落成泥碾作尘。收拾起孤寂落寞的心情,静静地欣赏起这一抹火红的秋色。想起某剧中,关于枫叶的场景:活了将近千年的神和一位高中生恩倬在枫叶路上散步,恩倬想抓住落下的枫叶,却被神一手抓住。旁白说:“如果抓住落下的枫叶,便会和当时走在一起的人实现爱情 。”我轻轻地拾起地上的一片落叶,把它夹在书本里,想起诗人说的: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

     晚来天欲雪。响水的冬天没有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,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之感,很多时候在不经意之间就结束了。它没有春天的娇媚与繁华,没有夏天的热情与烦躁,没有秋天的落寞与清冷,与这些季节相比,多的是从容与纯净。上初中时,总喜欢约两三个同学,于晚自习后去滨江路玩,那有各式各样的美食摊子。随意地坐在摊位里面,边吃边谈笑。断断续续、零零落落的雪恣意渲染着周身热闹的一切。

     我爱我的家乡,有些关于它的记忆被定格在那些不显得缭乱纷扰的风景里,有些记忆随着滔滔流逝的时光冲刷掉了。不会刻意记起,只有在独自一人的私密时刻,忽然望见,袭入那柔软而又敏感的心。纵然四季流转,我陪你一起走过良辰美景好时节。




作者:
编辑:
本栏目上篇:【 1771曹晨亮】 我爱我的家.. 本栏目下篇:【1651班任梓源】 吾家维扬
版权所有: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 澳门美高梅官网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