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
【1512班张心懿】姑苏情

  “南浦春来绿一川,石桥朱塔两依然。”诗中所描绘的,便是我的家乡——苏州。

  我生在苏州,长在苏州,小桥流水人家是她独到的韵味。常常,我漫步在潮湿的长满青苔的路上,驻足于石桥观望,偷得浮生半日闲,一站便至薄暮冥冥间。

  烟雨江南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、恬静。

  我便是在这烟雨江南中慢慢长大的。年幼之时,早晨的薄雾尚未散去,在河水的潺潺中,河道两边的人家次第的推开窗,互相说着吴侬软语,伴着鸟语加班轻啼,屋里响起锅碗瓢盆的交响曲,新的一天便这样开始了。街上也热闹起来,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小巷,走过石桥。海棠糕的香味弥漫开来,一缕一缕地把我的魂勾走了,于是一溜烟地跑到做糕的爷爷面前时,已经有好几只小馋猫巴巴地望着了。于是,我就坐在那棵枝繁叶茂的银杏树下等着。蓦然抬眼,这棵银杏树活了几百年了,相传是宋朝时植下,树干足足有三人合抱之粗。最喜欢万物萧索时候的这个“老祖宗”,大片大片金黄的小蒲扇轻轻摇曳着,放眼望去,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即视感。一念之间,思绪飘上金色的“云海”,穿梭于星星点点的树影之中,细细琢磨它的模样,这百年银杏美的不可方物。我捧起一堆落叶,朝空中抛去,看着它们惊鸿一舞,零零散散地落在地上。

  长大之后,多愁之际,更喜欢趁着夜幕低垂,独上石桥。沐着晚风,看着静谧的河边那家家户户的灯火,看着灯光温柔的洒在河面上,两岸的物件也都朦胧的映在水中,再烦乱的心情也会渐渐沉淀。故苏的流水,是最温润的女子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心若蔚蓝,她会在我最悲伤无助的时候,浸润我的心灵,止住彷徨,抹去失意,诉出温情,让我看到诗和远方。

  如今,石桥两边的古镇已被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起来,不久的将来就会被作为旅游景点开放,太平这个小镇会有更多的人来领略她的魅力。不舍像是爬山虎无数的小脚一样一点点攀满我的整个心灵,儿时记忆变得弥足珍贵,只留下一湾眷念。








作者:
编辑:
本栏目上篇:【1651班任梓源】 吾家维扬 本栏目下篇:【1553班李千艺】我爱我的家乡
版权所有: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 澳门美高梅官网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